紀州燒葵窯 寒川栖豊 重現那智黑陶之美

2017-11-03

柳宗悅在《民藝之國-日本》提到,和歌山縣工業化後,當地傳統民藝已一點一滴消失,實地走訪葵窯窯元,寒川栖豊仍致力復興當地那智黑釉、偕樂園燒,茶碗沉重紮實的黑、水指中的粉藍乍紫,藝術等級工藝都讓人驚豔。
報導╱黃翎翔 攝影╱王文廷、陳彥豪

一進入紀州燒葵窯展示間,坐下來後,品嘗著由寒川太太親手以那智黑茶碗盛裝的抹茶,濃黑中襯托出的那抹濃郁鮮綠,日本人所說的「佗寂之美」霎時穿透思緒,旅途的忙亂似乎也跟著煙消雲散。
這是葵窯第二代傳人寒川栖豊最引以為傲、傳承自父親的那智黑釉。寒川栖豊說:「父親開窯時正值紀州燒衰敗,當時舊紀州藩主德川賴貞來窯元參觀,給了極高評價,因此特別拜託父親復興傳統紀州燒,並賜名紀州燒葵窯。從此,我父親就以復興紀州燒為志業。」

寒川栖豊建於工作室旁的登窯,堆放了許多瓷土。
作品展示區的陶瓷器技巧橫跨各類型,看得出寒川栖豊相當多才多藝。
那智黑碗特色是消光黑,此款茶碗形狀一年四季都可使用。3萬5000日圓(約台幣9864元)
牆壁上清楚地寫著紀州燒葵窯名字的由來。

傳統的那智黑釉是茶碗相當重要的釉色,他說:「使用產自熊野的那智黑石,燒過後磨成粉末混合釉藥成了那智黑陶器主要的黑釉。」陶土使用和歌山當地泥土,不論白土、紅土都從湯淺庚申山開採,除了適合做陶器,也適合做白瓷,但現在開採較少,很多泥土都從京都、九州、名古屋運來。那智黑茶碗成色黝黑,若不細看,與知名茶碗黑樂非常類似,但那智黑茶碗的光澤較接近消光黑,製程也不同。
寒川栖豊也承認黑釉燒陶技術來自京都,「但連京都作家現在都很難燒出這樣的那智黑釉,不少作家都特來請教。」其實黑釉很難處理,燒不好釉色會黑成一片,顏色無層次,至於技巧和關鍵,寒川栖豊笑說是祕密。為了讓那智黑釉有更迷人的表現,也有不少增加色燴的茶碗。「通常如果需要色繪,就必須先燒素坯,緊接著上釉再色繪,最後描金,每個階段都必須再燒製過,通常需4~5次手續,每次溫度都不同。」寒川栖豊說。

熱氣可互通的登窯,能有效利用窯爐熱能。
多了色繪的那智黑茶碗,感覺非常女性。3萬2000日圓(約台幣9019元)。
使用那智黑釉製作的茶道具感覺樸實穩重。

寒川栖豊也致力復興和歌山縣幾近失傳的偕樂園燒,又名御庭燒,他說:「為了做出這種充滿黃、紫、藍顏色鮮明的瓷器,偕樂園燒必須使用白瓷製作。」寒川栖豊翻閱著陶瓷器典籍,說著桌上的水指就是依書本復刻。要做出鮮明的藍色釉藥已有些困難,像水彩塗敷出來的茄子紺更有難度。寒川栖豊略帶神祕地說:「確實的釉藥成分是祕密,但唯一可透露的是要做出這種紫色,最重要是在釉藥加入金色。」言盡於此,又為偕樂園燒留下不可解的問號。

紀州燒葵窯的工作室是獨棟2樓建築,不少人來此學習陶藝。
登窯前綁著注連繩,祈求每次燒窯都平安。
以德川家康家紋為題的偕樂園燒。

【小辭典】紀州燒

所謂的紀州燒,指的是和歌山縣獨有的燒陶、瓷技術。陶器指的是以那智黑釉塗敷的陶器,通常多數是茶道用具,據說是紀州燒葵窯的獨門祕技,儘管有不少來自京都的茶道具專家想來一窺究竟,卻仍是抓不到頭緒。而和歌山縣當地已經失傳沒有人願意製作的偕樂園燒,據說源自於交趾陶,色澤是以豔麗的藍色、紫色和黃色為主色,若是想追求釉藥發色亮麗,最好是以白瓷為最佳坯體。

那智黑釉的果盤,鏤空花造型描有金邊,相當有氣質。

【直擊職人家】錦窯色澤更凸出

採訪後,我們要求前往寒川栖豊住家一探職人的食器棚,獲得爽快的同意。從展示間往住家前進,一打開門,玄關處就看到了不少裝飾的大型餐盤,出乎意料之外,幾乎沒擺放那智黑陶器或偕樂園燒,反而更多是柴燒、織部燒和錦窯的作品,各個顏色和造型都讓人愛不釋手。
玄關處的織部燒除了常見的綠色、黃色鋪底色塊和褐色植物、圖案描繪,在植物底下顯現的那輪明月,感覺非常吸引人。
而客廳中的圓形藍綠大盤也非常吸睛,是第一代職人的作品。至於另一個長方形盤,寒川栖豊說:「我很喜歡吃秋刀魚,可是很討厭秋刀魚的尾巴凸出盤子,所以自己做了一個專門盛裝秋刀魚的長盤。」

第一代職人寒川義一製作的大盤作品顏色漂亮,擺起來就好看。
在自己家中坐的寒川栖豊,感覺非常自在。
玄關處擺放的織部燒,盤中央的一輪明月清新脫俗。
織部燒小茶碗因釉藥加鐵燒製,部分帶著漂亮紅色。
長方盤是為了秋刀魚特別設計的。

【DATA】

★紀州燒葵窯
.和歌山縣西牟婁郡白浜町才野541-1
.0739-45-3322

紀州備長炭 深山製炭士 用生命燒出光與熱